班级微信群扬帆起航小说剧情介绍班级微信群扬帆起航杨云小说介绍

  课下大家玩玩微信游戏放松一下挺好的,不过就在班级群里多了一个人之后,原本安逸的世界彻底被打破,诡异的时间也是频频发生。。。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这一切的呢?

  常言道:饭不能乱吃,话不能乱说。 号主却想说,游戏也不能乱玩,尤其是微信群里的游戏! 自从我们班微信群里多出一个人后,奇怪的事情接踵而至,同学们开始一个接一个的死去,惊悚与恐慌蔓延整个教室。 而我也正面临死一条

  现在都流行建微信群,一些相识的学生,同事或者朋友建群后,在群里发红包,聊天打屁,泡妞钓凯子。

  新人入群往往会发个红包意思意思,但是一进群就要和全体玩游戏的,你们遇到过吗?

  有的游戏真不能瞎玩,尤其是陌生人发起的游戏,号主我就亲身经历过一次,而没想到这一次,竟然这么致命

  突然间,有个昵称“扬帆起航”的发了条长消息,说要跟我们玩个游戏,他会把游戏任务私聊给我们,让我们去完成。

  我奇怪地点开“扬帆起航”的头像,却发现他的一切资料都是空的,头像都是黑乎乎的,没有任何图案。

  我们班里一共有56人,所有人在进群的时候就把群内的备注换成了自己的真名。

  我点开群列表查了下,一共是56人没错,所有人都带着自己的真名,没有找到“扬帆起航”这个昵称。

  “我接到私聊了,那个人让我摸班花的胸,任务失败会在第二天早上之前淹死在水里。”

  顿时间,大家的目光全都汇聚在班花身上,男生们更是地打量班花的和高耸的。

  “去啊,快去摸班花啊,想想班花那温热细腻的胸脯,我们还求之不得呢!怎么没让我们做这个任务!”

  第二天,一个惊爆的消息如狂风般席卷整个学校:我们班的体育委员死了,闷死在了宿舍的水池里。

  现场的视频疯狂地在各个群和朋友圈里流传,一个男的坐在板凳上,脑袋浸在水池里,鼻腔里的血液倒灌进水池,将水池里的水都染成了暗红色。

  很多人都怀疑体育委员是被人的,因为没谁会傻到在洗头的时候,闷死在水池里。

  体育委员的离奇死法,让我们想起了昨晚的游戏任务,一时间惶惶,很多女生都吓哭了。

  “你是谁,我们已经报警了,你现在出来自首还来得及。”我发了条信息他。

  “那人让我当着你们的面拍张裸照,然后发到朋友圈里,失败的惩罚是悬空吊死。”

  说这话的时候,毛钰一脸不屑的样子,显然是没想真的按照游戏任务上说的去做。

  虽然已经死了一个人了,但不是所有人都将体育委员的死和神秘人发布的游戏联系到一起,毛钰就不相信死亡游戏,完全了游戏任务。

  我看着毛钰,一想到她裸露,露出饱满的和诱人的站在我面前的场景,就感觉浑身发热。

  “这个扬帆起航有可能是我们认识的人,也许还是黑客,否则不会悄无声息地进入我们的群。”

  傍晚快放晚学的时候,毛钰的闺密劝她按照游戏任务说的去做,但是毛钰不愿意,觉得闺密是故意想看她出丑,两人说着说着就吵起来了。

  激动之下,毛钰伸手就去推她闺密,但是打空了,身体失去平衡,从大开着的窗口里倒倾了出去,脖子正好挂在电线上,被电线紧紧地缠着脖子。

  班里所有同学都被惊动了,纷纷聚集在窗户边看,有人去叫老师,有人报警,也有人试图去救毛钰。

  她被电线悬挂吊着,无力地对我们伸出手臂,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班级里很多人看到这一幕,全都吓得尖叫起来。

  很快,她挣扎的力度越来越小,双眼充血变成了血色,的血眼直勾勾地盯着我们,像是在宣告着什么。

  2分钟后,毛钰双腿挺直,双腿间尿湿了一片,浑身都是汗水,两只眼睛血红,就这么吊死在空中,尸体被微风吹得晃来晃去。

  事后,过来查看了现场,反复排查周边的物体和出入学校的可疑人员,没有发现异常的人或物,确定这又是一起意外产生的事故。

  电话打到局,人家压根不信,只以为我们是在恶作剧,直接挂断了我们的电话。

  “各位同学,大家听我说,鉴于连续有两位同学离奇死去,我们接下来就尽量配合那个神秘人玩游戏吧。”

  “我这个任务和之前的不同,有时间,我只有5分钟时间。”徐良补充说道。

  贴肉摸,虽然“扬帆起航”说得委婉,但是大家都知道是要让徐良把手伸到女生的里,去摸女生的。

  “我没得选,”说完,徐良放下手机,转身看向班里的女生,“谁愿意让我贴肉摸,我给她1千块。”

  “帮帮我,我没有时间了,只剩下3分钟。”徐良哀求班里的女生,可是依旧没人答应他。

  “2千块,我他么贴1千,谁让徐良摸,就能得到2千块,妈的,屁大的事,有什么可墨迹的!”

  局势僵持之际,徐良的脸色阴晴不定地变幻着,继而猛地起身,大吼着冲到肖芸面前,拉开她的打,把手伸进肖芸的。

  “求求你,肖芸,你给我摸一下,一下而已,我给你钱,给你1万,你要多少我都给你,求你给我摸一下!”

  但是肖芸刚受到惊吓,哪里肯答应他,只把徐良当成了,其他女生也吓得跑出了教室,远远地隔着窗户看他。

  眼看没用,徐良翻身站起来,对着王伟招呼了一声,然后就恶狠狠地向着肖芸冲去。

  “来不及了,只剩下最后20秒了。”我站在教室里,死死地盯着钟,一颗心悬到了嗓子眼。

  徐良癫狂地大吼,然后整个人突然浑身抽搐着倒在地上,口鼻里溢出了殷红粘稠的血液。

  他在地上轻微挣扎着,嘴巴里冒出血沫。眼睛,鼻子,耳朵里冒出的血液却越来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