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至未至原著小说介绍郭敬明夏至未至结局剧情

  伴随不少人走过校园青春时代的校园青春小说夏至未至,相信很多人看了ta不止一遍,如今已翻拍成同名电视剧,那这些曾熟悉的主角人物,最终的结局是不是已遗忘脑后?你是否还想重温一遍?

  能够让傅小司伤心的,应该就只有那些曾经一直支持着他可是现在却在着他的人吧。立夏每次想到这些,都感觉伤心的情绪像是潮水一样漫上来,甚至很多时候都想要去给那些肤浅的人一耳光,告诉他们,你们这样的人不配喜欢他。

  立夏很多时候都会想起在刚刚过去的秋天里举行《屿》第三本画集的武汉新书发布会。那个发布会自己花了多少心血,小司花了多少的心血,专门为发布会赶画新的,甚至还专门叫七七从无数的通告里挤出了难得的时间来去武汉唱歌做特别来宾,甚至遇见都去,而且有现场乐队为遇见伴奏,唱出了震撼全场的歌声。立夏还专门提前了两天去武汉,着所有工序的完成,立夏私下还叫那边的策划单位专门制作了一张很大很大的白色画布,摆放在新书发布会的现场,提供给所有的读者签名留下给小司的话,立夏一直希望小司在看到那些读者的支持的时候,能够更加快乐也更坚强地去同对以后漫长的时光。

  从武汉把那张沉重得几乎挪不动的画布搬了回来,甚至在飞机上还为了这块特别大的画布和空姐起了点小争执。

  回到工作室遇见和立夏已经累得要死了,遇见躺在沙发上大口喘着气,对立夏说,好啊立夏你,你记得怎么我吧,把我当苦力唤,能耐啊你

  没有说完的话,断在空气里,因为整个工作室像是被突然浸到深深的海底去一样,没有一点声音,刚刚还在抱怨说手都要搬断了和一直在道谢的傅小司都没有了声音,所有的人都像是安静地退到了遥远的地方。遇见抬起头看到立夏和傅小司一动不动的背影,甚至看到立夏的肩膀微微地抽动着,她从沙发上站起来,走过去看摊开在地上的画布。

  以前喜欢你,现在你完全商来化了,你不再是我心目中单纯的傅小司了。我讨厌你。

  那些鲜红的字像是心里流出来的血,傅小司呆呆地看着,也忘记了难过,忘记了说话。而旁边,是捂着嘴、低着头泣不成声的立夏。

  拳头握紧,指关节发出咔嚓的声响,一张惨白的脸,和遇见哽咽的声音一字一句骂出来的“我X他妈啊”。

  遇见把画布拖出去,因为太沉重,只能在地上拖。那些都化成手上的力量,还有眼底渐渐上涌的泪水。像是发疯了一样,在公园无数员工的眼里,遇见把那张画布拖过一整条长长的走廊,拖到仓库边的那个垃圾房里,重重地踢进去。

  立夏在走廊尽头传来的遇见格外响亮的那句“最好使坏的人不得好死啊”长的带着哭腔的骂声里,咬破了嘴唇。苦涩的血流进嘴里。

  陆之昂又戴上了种种千奇百怪的帽子。二十三岁的人了还一副小孩子的样子,不过看上去倒是很时尚就是了。只是因为公司的要求严格,只能私下里戴给小司和立夏他们看看。不敢戴到公司去。傅小司每次都说如果公司老板看到他私下的打扮肯定决定签他下来做艺人的。陆之昂一副“我才不要”的表情,像极了高中的时候被他们取笑时的样子。

  最近大家的心情都很好。因为上次的《屿》第三本的发布会上,遇见的歌声让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立通传媒的网站上也不断地有人留言打听那个唱歌的女孩子叫什么名字。所以,最后公司决定把遇见签到旗下,经纪人就是F。遇见跟以前经纪公司的合约问题也顺便解决了。

  签约的那一天,立夏又哭了。她觉得自己真的很没用,一直都在哭,除了哭什么都做不了。

  可是,这只是一个开始。所签约的合约也只是一个暂时的合约。公司计划要遇见去参加一家举行的一个《舞台》的比赛,并且在评委里面打点好了一切。只要遇见能够拿下第一名,公司就会大力地宣传,并且举行盛大的正式签约仪式。

  段桥趴在收银台的桌子上,看着外面的鹅毛大雪发呆。虽然已经不会再像能前一样因为下雪而大呼小叫了,可是每次都还是会看着飘落的雪花出神。

  遇见自从签约立通传媒之后,便利店的工作就辞了。现在是另一个大学生和自己换班。

  段桥以前总是希望学校快点放学,然后把车骑得飞快,冲到便利店,尽量争取和遇见更多的相处的时间。而现在,似乎已经没什么必要了。空旷的便利店里只有两个男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没什么话说。

  段桥开始花大量的时间去整理货架,搞得那个新来的男孩子怯生生地问,学长,在便利店工作需要这么经常整理么?要么换我来吧

  段桥哭笑不得,又不能解释自己是因为没有女朋友在身边只能靠整理着乱七八糟的货物来打发时间,不然整日放空走神的日子真够难熬的。

  今天也是一样,刚刚整理完货架,现在没事情做,只好对着窗外发呆。背后的男生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忍下来没有问话,只是小声地嘟囔了一句“学长还真是沉默的人啊”。

  男生正要去电热柜里拿牛奶,结果段桥敲了下头拉了回去“,抢什么,我来呀。”

  “谢谢,”温柔的笑容浮现在遇见微微冻得发红的脸上,“不要人家新人啊。”

  “喂,小弟弟,我借这个大哥哥一会儿哦,”眯起眼睛的笑容,像冬天里难得的太阳一样温暖,“可以吗?”

  “啊”男生摸了摸头,有点不好意思的,“没问题没问题,这里有我呢。”

  “谢啦!小兄弟,”段桥转过身去敲了敲男生的头,从墙上拿下大衣,“我马上回来。”

  直到两个人打开门走了出去,背影消失在街道的转角,男生依然盯着玻璃门发呆,“真是漂亮的人呢,段桥学长也一表人才,两个人应该在谈恋爱吧?”

  已经慢慢逼近年尾了。街道上开始多了很多红色的灯笼。比起上海深圳这样现代化城市来说,还是显得很古老。在这种古老里,又微微地透出温暖的味道来。

  就像现在一样,仅仅是安静地和段桥背靠背头靠头地坐在街边的长椅上,也觉得世界显得无比的幸福和安详。遇见看匆忙赶的行人看着自己的下雪天不在家待着跑到边挨冻。坐了一会儿帽子上衣服就落满了雪,两个人看起来像是坐在边的雪人。

  “嗯,我知道啊,”段桥把遇见的手拉过来放在自己的衣服里,“我会请假来看的,你不要因为有个帅哥坐在就紧张得发抖哦。”

  “哈,你不要只顾着看台上的看得流口水哦。”男生的手天生就比女大,和立夏的手比自己的手算大的了,却还是可以完全被段桥握在手心里。

  “你帮我签个名咯,”大男生撒娇的语气,“等你成了大明星我还可以拿去卖呀。”

  “嘿嘿。可是我又在想,”突然温柔下来的口气,在夜色里变得柔软无比,从大脑的后面传过来,“遇见如果真的成了大明星了,不知道还会不会记得我呢那个时候,应该有很多喜欢遇见的男孩子吧”

  在我最平凡也最潦倒的时候,是你用自己单薄的生命来我的黑夜,并且为了我,而变得越来越优秀。段桥,你曾经说过要为了我考到最好的学位找到最好的工作,你再不要我为生活在很冷的天气里送。那个时候我看到我眼睛里含着眼泪,没好意思讲出来,因为你们男孩子都要面子,不喜欢在女生面前哭。可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决定了,无论我将来是多么的平凡还是格外的万丈,也无论你是多么的潦倒,我都会在你的身边。

  以前的自己,为了唱歌而放弃了曾经青涩的爱情,可是现在,我已会了把握幸福。如果足以失去你为代价的话,我宁愿不再唱歌。因为就算有一百万人听着我的歌声落泪,也抵不过你温暖的拥抱和亲吻,而我的歌声,也不具备任何的意义。年少的我不懂这些,是曾经的青田了我。我的朋友傅小司有一个理论,他说那曾经出现在你生命中后来又消失的人,他们都是,带给你幸福,或者你懂得更多的道理。所我我觉得,青田就像,那个教我的事,就是不要再任性地弄丢了幸福。

  《舞台》的决赛在今天晚上。舞台上匆忙地奔走着工作人员,忙着测试灯光、音响等等等等。

  遇见在后台化妆间。化妆师是个年轻的男生,一边给遇见上粉底,一边夸遇见的皮肤好。正聊着,听到门口有人叫自己,从镜子里看到是立夏。

  遇见反正是知道傅小司陆之昂,还有段桥都是坐在VIP区域的,现在到后台来的会有谁啊?想不出来,摇了摇头。

  七七一出现就让整个后台化妆间闹得不得了,有的人要签名,有的人要合照,搞得一团乱。七七很礼貌地应付了一下,然后和立夏走到遇见旁边。

  倒是七七很大方地拉了遇见的手,说,你今天晚上肯定没问题的,因为,我是评委。

  本来七七到现场已经够让遇见吃惊了,可是听到她刚才那句“我是评委”更是让遇见有点受宠若惊了。她现在也才知道公司私下做了多少的沟通工作。

  所以立夏在比赛之前才会一直对自己说,遇见你的歌声肯定没问题,就算有问题,也会没问题的。那个时候遇见不理解立夏充满信心的笑容,而现在,终于明白了原因。

  立夏坐在VIP席里,有点焦急地等待着遇见出场。倒不是担心遇见会出问题,而是有点迫不及待地想让全场甚至全场的观众听到遇见的歌声。

  遇见终于站在了灯光下面,立夏在座位上拼命地鼓掌,搞得身边三个大男生哭笑不得。后来还是傅小司把她拉回到座位上坐着,叫她乖乖地听遇见唱歌。

  遇见身后是两排灯。第一排是红灯。只需要一盏,歌本报特约记者就会被淘汰。所以评委都会很慎重地选择红灯。第二排是黄灯。如果亮起三盏,歌手也会被淘汰。前面三个歌手都被三盏黄灯淘汰的。

  开始的时候现场还有一些嘈杂的声音,人们都还低头议论着什么,甚至在音乐前奏响起之后,也没怎么小下去,可是,在遇见的声音从环绕音响里面扩散出来的时候,那些人声,嘈杂声,咳嗽声,一点一点地消失不见,只剩下遇见的声音,成为空气里唯一的交响乐章。和那天在KTV唱歌的情形一模一样。那些诡异而华丽的色泽又重新从地面浮动起来,像是时的北极光,在遇见的身边缠绕成无法形容的。立夏每次都觉得,遇见唱歌的时候。就像一个一样。

  于是洋洋得意地回头去看身边的几个男生,段桥一直两眼发直地盯着台上灯光下的遇见,没有理她,傅小司搓着脸,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只有陆之昂低下头来和她顶嘴,说,你得意什么啊,遇见也是我高中同学啊,而且分科后她是和我同班不是和你啊!哈哈哈哈!

  立夏被堵得胸闷,可又找不到反驳的话,于是只能继续听歌。倒身旁的段桥一直很紧张,整个背都绷得很直,像小学生上课一样。立夏俯过身去安慰他说,喂,不要紧张啊,我们公司都打点好了,而且,你看,唱到现在,歌曲都要结束了,连一个黄灯都没有,你紧张什么劲啊,呐,快要唱最后一句了,准备好鼓掌吧,欢迎我们歌坛冉冉升起的

  话说到一半,硬生地断在立夏的嘴里,像是突然被折断的筷子,发出清脆的声响。同时停顿的还有遇见的歌声,像遇见突然被人掐住了喉咙,所有华丽的色泽在瞬间消失,歌声像是一样被海绵吸收干净,空气里瞬间安静到极点,只剩下音乐的伴奏声,和一声尖锐的电子嚣叫。

  那一瞬间,VIP席上的立夏,段桥,陆之昂,傅小司,甚至在评委席上的七七,都突然站了起来,所有人都张大了口不敢相信。空气里是紧张的气氛,像是某种透明的物质体在无声无息地膨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