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花一朵朵小说番外全介绍_浪花一朵朵小说结局预览

  酒小七的《浪花一朵朵》是部超级甜的青春爱情小说,明明可以靠脸吃饭,但是唐一白非要靠才能,面对为他的小记者云朵,他会如何选择呢......

  唐一白的新闻发布会开完之后,钱旭东没有回赛场采访,他去找了国家游泳队的领队。刘主任这次之所以派钱旭东过来,也正是由于他和领队蛮熟的,想专访唐一白,走领队的子,成功率更高一些。

  然而领队的回答让钱旭东有点小失望,“已经有不少找过我了,说实话我谁也没帮,你们去找伍教练吧,他比较了解唐一白,这事儿让他们自己做决定。”

  钱旭东只好去找伍勇。结果,伍勇比领队干脆多了:“不好意思,关于专访我已经定了。”

  钱旭东悻悻而归。回来看到云朵没心没肺的跟孙老师林梓说笑,他气不打一处来。这种怒气很没道理,他在唐一白那里碰了壁,而唐一白又对云朵另眼相看,所以他就看云朵不太顺眼。

  那一头,伍勇所谓“我已经定了”,也只是初步确定。他联系了两家,还没有确定选哪一家,想发扬一下,回去问唐一白。

  唐一白睁大眼睛看他,拿出了卖萌的,“伍总,我一直很听您的话,这次能不能听我的?”

  伍勇也是这样销魂的表情,然后他兮兮地问他,“说老实话,你跟那个叫云朵的小姑娘,到底什么关系?”

  伍勇和唐一白正说着话,见到袁师太从他们身旁过。袁师太看到唐一白,朝他点点头,“一白今天发挥得很好。”

  伍勇得意了,眼睛里冒着贱兮兮的,他问袁师太,“怎么样,服不服?我伍勇出来的孩子,新的亚洲飞鱼!说不好就是下一个奥运冠军喽。”

  袁师太微微一笑,气定神闲地对唐一白说,“你要是跟着我,早成世界冠军了。怎样,有没有兴趣?”

  唐一白知道袁师太在和他开玩笑,他笑道,“袁师太,峰哥一个就够您头疼了,我就不给您添麻烦了。”

  伍勇很生气,唐一白感觉他短短的胡茬都在晃动。伍勇指指袁师太的背影,“这人,这人”

  “伍总您放心吧我会永远您,”唐一白连忙安慰他,“不过我说句实话,您真的不是袁师太的对手”

  袁师太这个人很特别。她今年四十三岁,至今未婚,身材娇小,从表面上看特别像个温婉可亲的小女人,实际上身体里却住着一头哥斯拉。唐一白亲眼见过袁师太打祁睿峰。那次祁睿峰做了很傻的事,的袁师太想抽他耳光,结果很尴尬地够不着,最后是祁睿峰蹲在地上让袁师太抽现在想想都觉得凄惨啊,当时唐一白赶紧回避了。

  如果好朋友正在经历什么不堪回首的事,回避并永不主动提及,是比安慰更好的选择。

  相比袁师太,伍总虽然看起来很,但从来没打过他。单凭这一点,唐一白就相信伍总不是袁师太的对手,他不够狠。

  伍勇还想吐槽袁师太,可是人都走了,他在背后和一个小年轻吐槽她,显得太怂,于是摆了一下手作罢。

  唐一白犹豫着,说道,“伍总,明天我想回一趟家,等闭幕式再回来,可以吗?”

  “不是,”唐一白摇了摇头,“我挺久没回家了,而且我妈妈最近都没打电话骂我,这不像她,我担心她在憋什么招数整治我”

  伍勇有些无语了,“行了回吧,也不用参加闭幕式了,来回跑太麻烦,我会跟队里说。”

  “专访的事情自己看着办,我不管你了。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你自己心里有数。”

  伍勇想了想,也没什么可交代的了。相比其他运动员,唐一白特别让人放心。其实伍勇挺羡慕袁师太的,因为祁睿峰那孩子天天出幺蛾子,运动员不好了,教练才会有强烈的被需求感,这是他们的价值所在。唐一白呢?这小子早熟,心理很强大,有时候他这个当教练的还需要他来,妈的

  晚上唐一白和祁睿峰一起坐大巴车回酒店。祁睿峰今天没有比赛,来现场是当观众的,给队友们助助威。他看到唐一白时,重重擂他一拳,“干得漂亮!”

  车厢内很昏暗,两人并排坐着,唐一白看向窗外。Q市是一座滨海城市,城市建设很年轻化,道宽广,楼宇高大。散发着淡黄的灯,像是一颗颗浮动的金色珍珠,点缀着这座漂亮的城市。灯的末端,是乌蒙蒙黑漆漆一片混沌,有如时空的黑洞一般,望之使人生畏。

  唐一白笑了笑。他换了个姿势,完全面对着车窗外。那些迷离撩人的五光十色飞快在眼前滑过,唯一不变的是沉默而坚定的大海。

  他没有说错,他真的见过海。三年多前,同样是这个城市。他带着一张罚单,一条伤腿,一肚子的委屈和迷茫,来到这个城市。他心想,从七岁到十八岁,他在水中游了十一年,但他却从来没有见过海,那是多么遗憾。所以他想在梦想即将走到尽头时,看一看大海,看一看这天下最宽广的水。

  那是怎样的情形呢?一望无垠的水面占满天际,见者无不为之胸襟辽廓。奔腾着咆哮着嘶吼着的海浪,如巨兽一般不断撞击着海岸,层层叠叠,卷起千堆雪。

  他心想,我为什么要相信命运那种扯淡的东西?我的命,我的运,都攥在我自己手里。我跌倒了,再爬起来就是。接受一切,包容一切,才能战胜一切。这根本没什么,一切的,都是人自己给自己的心上的锁。我想要什么,我就去拿,我不信我拿不到!

  在人生的道上,就像层出不穷的怪兽,没什么稀奇。如果你遇到它,挥剑砍翻就好。

  往日的心情激荡,现在想来,却是一片淡然。唐一白望着视线尽头的那片,默默地想,下次一定要在海里痛快游一游。

  “是,她跳得很高,真像只小兔子,很傻很傻,”祁睿峰说着,轻轻撇了一下嘴角,很不屑一顾的样子,眼睛中却是带着笑意,“我录下来了。”

  祁睿峰打开随手拿的一个玫红色外壳的pad。这个pad是袁师太的,因为祁睿峰最近表现不错,袁师太允许他玩儿两天,祁睿峰刚才在观众席时,已经玩了好一会儿的赛车游戏,那感觉简直棒呆。

  视频是从唐一白做准备动作开始录的,显然祁睿峰一开始的目的并不是云朵。镜头在泳池内停了一会儿,便向观众席扫视一圈,扫过等候区时,镜头又退了回来。

  然后镜头就一直停在云朵身上没动。唐一白看到她纤细的身影,突然间又喊又跳的,由于距离太远,基本上听不到她在叫什么,倒是祁睿峰的配音很清楚:“哈哈哈,好傻!”

  唐一白低头盯着她的身影,轻轻笑了笑。液晶屏微光的映照下,他漂亮的眸子像夜色一样温柔。

  视频很快播放完毕。唐一白看着祁睿峰退出播放器,便说道,“把这份视频拷贝一份给我吧。”

  祁睿峰想了想,唐一白说得在理。他点点头,“好”他突然有些得意,“这是云朵的黑历史,我也要存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