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言情小说爱情也风光盒子介绍爱情也风光盒子莫晚结局预览

  所有人都羡慕莫晚嫁给了一个多金又十分的疼爱自己的老公,可是这样的幸福时光也是有时间的,就在结婚周年纪念日这天,所有,究竟为什么?

  莫晚理解失误,江振东却听出味道来了,感情这王子程是他和莫晚的关系了,看他那副生气的样子,很明白的是喜欢上莫晚了。

  王子程人长得不错,王家又家大业大,如果莫晚能有这样一个好归宿倒也是不错的选择,只是他要如何告诉王子程自己和莫晚的关系呢?

  当初莫晚要离开他,那时候他因为莫晚和郭雅洁母女闹得很僵一直骑虎难下,又听说有人要借机整他下马,所以当莫晚把户口迁到莫小军名下并且改名字他没有过多的阻拦。

  不过覆水难收,自从放手让女儿离开后她和莫晚之间就行同人,莫晚在霍家被孙晋芳他不是不知道,当初那样的境地她都不提和自己的关系,现在就更别想了。

  江振东正为难间,莫晚却催促他离开,说她会解决好所有事情,江振东犹豫下,只好离开了。

  看他离开,王子程一脸的,“你这个女人,表面上装清纯暗地里却不是什么,要不是今天晚上小爷撞见,还不知道要被你骗到什么时候。”

  “你你八道什么?”莫晚气得话都说不利索了。

  王子程洋洋得意的亮了下手里的手机,“这姓江的是霍展白的准岳父,我正愁没有机会姓江的,没有想到他就撞到了枪口上,刚刚他和你的话我都录下来了,现在就等着他了。”

  “王子程,你怎么这么?”莫晚急得真想给他一记耳光,谁说王子程是个花花大少,这见缝插针的本事有几个有他强。

  “你护着他?”王子程有些生气,“他年纪都可以做你父亲了,又有家室,这样的人有什么好的?”

  “不行!要说现在就说,不然我明天就去举报。”王子程半点也不含糊。看着莫晚那副江振东的样子,他心底的火蹭蹭直窜。“俗话说夺妻之恨不共戴天,姓江的敢觊觎我的女人,看我不整死她!”

  “莫晚,不管你怎么想,反正我要和你说明白,现在你是我看中的女人,我王子程看中的女人别人休想觊觎,天王也不行!”

  这个王子程压根就不是正,和他用正的思维说话压根行不通,莫晚气得直跺脚,“他他是我的父亲。”

  “怎么可能?”王子程诧异的盯着莫晚看了一会,“你你是私生女?”

  王子程突然想起什么,“莫晚,难怪你会知道那么多招标内幕,难道是江振东告诉你的?”

  “对。”莫晚点头,“王子程,你要的城建我已经帮你争取到了,我和江振东的关系你得帮我保密,最好不要让第三个人知道。”

  莫晚头疼了,王子程这二世祖压根不按照常理出牌,现在惨了,她被绕进去了,心中恨得要死,“什么条件?王子程,我你不要得寸进尺哦!”

  “没有,我很正常。”王子程笑眯眯的,“我这个人嘴巴很散的,保不住什么时候就会把消息透露出去,不过如果你是我女朋友就不一样,我这个人很护短的,不会把自己家的丑事张扬出去的。”

  “当然不是。”王子程否认,“你长得对我的胃口,你知道的我这个人一向对漂亮女人没有抵抗力的。”

  他实话实说让莫晚头更疼了,这个二世祖对漂亮女人的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不过要是他知道自己是离婚还有孩子的女人肯定会退避三舍的,于是她开口,“王子程,我是离过婚的女人,你不介意我是一个离婚的女人吗?”

  “你离过婚?”现在王子程是真的惊讶了,他上下打量了莫晚几眼,一脸的不可思议,“为什么离婚?”

  莫晚松了口气,她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以王子程的骄傲和王家的家世,他怎么可能会要一个离婚的女人。

  可是没有想到王子程却马上又提出了新的问题,“莫晚,你不会是想我故意编的吧?我不相信你是离婚的女人,除非你能证明你结过婚。”

  “我不只是离婚的女人,我还有孩子,记得顾朗身边的那个小男孩果果吗?他就是我的孩子。”

  王子程瞪大了眼睛,果果他自然是见过的,当时很奇怪顾朗身边怎么会多这样一个孩子,问顾朗顾朗也不说,只是说是朋友的,却没有想到这个朋友竟然是莫晚。

  “那个男人眼睛瞎了!”王子程叹息,有这么好的女人竟然还搞外遇,简直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王子程,我请你替我保密,不只是江振东的事情,还有我离婚有孩子的事情,千万不能透露出去。”

  王子程闷闷的应了一声,今天是他旗开得胜的好日子,可是为什么他却高兴不起来?

  到底是什么男人竟然舍得和她离婚?临走的时候王子腾又看了眼莫晚,昏黄的灯下面,她的身子看起来是那样的单薄,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一种想把她抱在怀里的冲动。

  郭雅洁和江清歌等到晚上九点江振东才回来,和往常一样郭雅洁马上为他准备拖鞋泡茶。

  “清歌不是心里着急吗?你也知道的,展白为这个城建准备了很长时间,孙晋芳又一直在打电话问清歌原因,清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郭雅洁接过话。

  江振东冷笑一声,“孙晋芳为什么要找你问原因?这招标是市委的事情,你一个平民百姓能知道什么原因?”

  听见孙晋芳三个字莫名的堵心,说话一点也不客气。江清歌被他这样一问什么话都没有了,郭雅洁赶紧解释,“肯定是想你在知道的消息多一点”

  “招标是在公平的情况下进行的,她如果有疑问可以对城建局对市委提出质疑,会有专人对她进行解答,找你们打听算什么?”

  江振东不是傻子,孙晋芳打的什么算盘他可是很清楚,她看上江清歌绝不是因为喜欢而是因为他,人家都知道江市长女儿是霍展白的女朋友,可是三年过去了,霍展白却丝毫不提和江清歌的事情,这次要不是他出面亲自找孙晋芳谈,这订婚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

  想起这个江振东就生气,要不是江清歌曾经怀过霍展白的孩子,又对霍展白痴心一片,他是也不会同意这门亲事的。

  霍家已经糟蹋了他一个女儿,难道他还要把另外一个女儿也推进吗?最主要的是人不能不知足,这江城的工程霍展白已经吃了大半,难道要把整个江城握在手中才甘心吗?这还给不给别人活?

  “你别生气!是我不会说话。”郭雅洁见江振东赶紧的陪着笑脸,伸手替他揉肩膀,“是不是今天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

  “没有!”江振东放缓语气,目光看着江清歌,“那个孙晋芳可不是什么,当年对晚晚那样,对你也未必,至于霍展白也不是什么良人,如果他们因为城建的事情对你有什么不满,我看这亲事就没有必要结了,腿的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多的是,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

  “你们是不是以为我是傻子瞎子?”江振东冷笑,“我知道感情的事情不是人可以控制的,我只是想提醒清歌一声,如果霍展白同意和你订婚是因为城建,那么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如果没有我这块招牌,他会和你订婚吗?我不可能一辈子身居要职,要是有一天我不在任职,你能你的婚姻不和晚晚一样?”

  江清歌垂了头一声不吭,郭雅洁继续打圆场,“放心,展白对清歌很好的,当年晚晚是因为不会生育,清歌不是会生育吗,只要有了孩子”

  江振东叹气看了一眼江清歌,莫晚当年和霍展白的婚姻的确是因为孩子,如果莫晚会生育绝对不会是现在的局面,他看了一眼郭雅洁,他对郭雅洁何尝不是这样,如果没有江清歌存在,他压根不会娶郭雅洁,自然也不会让莫晚受到委屈。